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中国科学院 | 高研院VPN
新闻动态
科技部党组书记、副部长王志刚,上海市副市长周波调研上海高等研究院
解放日报:注重以人为中心的改革——访中国科学院上海高等研究院院长封松林
文章来源:党政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5-05-25

2015052302 :要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选人才 有名不如有用 

众多高校院所的研究人员通常都是“发文章、论指标、奔院士”,其实这种评价方式和产业几乎完全不相干。产业并不注重“高技术”、“低技术”之分,只要是适用的技术就是好技术。同样,对于人才而言,有名不如有用 

奖人才 有钱又有地位 

高研院作为试点单位,通过公开流程可直接奖励,做到公平公正,激励科研人员“有钱又有地位”,而且学术也不丢。而且,我们保持着10%以上的研究人员流动率,还有一些人为创业主动请辞,我们接受并欢迎他们创业后再回来合作 

■本报记者 徐瑞哲 

在张江高科技园区海科路上,坐落着中国科学院与上海市政府共建的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作为开展原始创新与集成创新的综合性科研机构,以高研院为代表的新型科研院所,如何参与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院长封松林近日在接受本报访谈中特别注重以人为中心的改革。 

人才观:定向引进精心筛选 

记者:与5年前中科院浦东科技园刚落成时相比,如今的院区人丁兴旺。高研院的一大半人才从海外吸引而来,有什么用人取向? 

封松林:目前,高研院自有编制内的科研人员500多名,研究生300多名,加之其他研究者,园区科技人员近1500人。我们并不刻意“争千人”,即一味争取“千人计划”人选,而是按照既有的主攻方向,以“问题”为导向,不论人才头衔大小,定向引进、精心筛选。有时,强人一堆,也容易散沙一盘。 

记者:人才观念往往与评价方式有关,高研院怎么评价人才? 

封松林:目前,整个科技体制机制下,评价方式还不是瞄准产业的。众多高校院所的研究人员通常都是“发文章、论指标、奔院士”,其实这种评价方式和产业几乎完全不相干。产业并不注重“高技术”、“低技术”之分,只要是适用的技术就是好技术。同样,对于人才而言,有名不如有用。 

记者:目前国内唯一产品覆盖全线高端医疗影像设备的上海联影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有望使国产高端医疗设备降价一半,他们与高研院就有人才合作,是吗? 

封松林:是的。针对国内依赖洋品牌的现状,高端医疗影像设备研制在高研院成立之初就成为3个重大突破目标之一。联影本身是国内优秀创业团队和海归创业人才组建的企业,双方成立了高端医疗设备研发中心。从其创业之初,中心便提供了研究所式的“孵化”服务。课题是根据市场需求而定,用人也是用最有用的人。在企业成长起来后,这种合作仍在继续。 

“三权”试点:激励模式再造 

记者:高研院作为事业单位,科技成果使用(如作价入股)和处置(如转让和许可),以及科技成果收益管理,可能面临评审、审计、审查等,是不是不利于科技成果转化? 

封松林:高研院今年纳入了首批中央级事业单位“三权”改革试点。科技成果使用和处置收益全部留归高研院,目前收益分配也明确规定:对科技创新创业和成果转化人员的激励不能低于一定的比例。 

记者:高研院对转化“有功之臣”的奖励比例是多少? 

封松林:此前,任何股权奖励都需要上报中科院和国家相关部门批准,周期非常长;如今,高研院作为试点单位,通过公开流程可直接奖励,做到公平公正,激励科研人员“有钱又有地位”,而且学术也不丢。而且,我们保持着10%以上的研究人员流动率,还有一些人为创业主动请辞,我们接受并欢迎他们创业后再回来合作。我们与企业广泛合作,鼓励科研人员研发适用技术实现成果产业化,同时也实现自身价值。 

记者:看来高研院正在再造激励模式,那么现在科研经费的来源和结构如何? 

封松林:有些科研经费拨付机制并不是“打擂台”,一个方向就一家单位做,一旦项目获得支持似乎就不会失败,而项目本身也不太敢于突破。高研院接受来自地方和企业等的竞争性经费比例,已超过来自中科院等的非竞争性经费。 

“对对碰”:校企院所紧密耦合 

记者:斯坦福大学科技园衍生出加州的硅谷,麻省理工学院师生成为波士顿128号公路高科技走廊的初创者,这些对科创中心建设有什么启示? 

封松林:我以为,上海科创中心也可分为大范围和小范围。在小范围内,应当是高等学府、科研院所、行业企业以及大科学装置紧密耦合的区域。在张江,从上海科技大学、中科院高研院、跨国公司到上海光源、国家蛋白质科学中心等,具备耦合条件。仅上海科技大学和高研院所在的浦东科技园,就接近一平方公里用地,不搞商业地产开发,用于创新资源配置,足见上海前瞻与远见。 

过去,国家搞大项目,许多单位天南地北,相距甚远,见个面相当困难。如今,通讯发达便利了,但人和人见面,产生思想碰撞,还是相当重要的。因此在区域层面耦合形成科创中心,缩减交通成本、时间成本和交流成本仍有必要。 

记者:对于原始创新,如此集聚“对对碰”,也并非立竿见影,是吗? 

封松林:原始创新的确非常难,真正扶持原始创新,不能靠资金堆砌,也不能靠指标考核,而是靠氛围营造。原创的大部分结果不会成功,需要给予最大的宽容度,把握与规则、制度之间的平衡,否则原创成果是长不大的。 

原文链接:http://newspaper.jfdaily.com/jfrb/html/2015-05/23/content_96844.htm